25年前的「剑侠情缘」,意外成为国产游戏救市之作
游戏青年社 游戏公司 2022-05-11 11:41:09 · 热度999


剑侠单机第一人气男主杨影枫

剑侠情缘」的历代作品有个有趣现象,那就是不管单机还是网游,在问世之初都没被奉为经典。但随着时间的不断发酵沉淀,剑侠系列成长为中国武侠游戏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之一。

在单机时代,「剑侠情缘」与「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并列为国产三剑。在网游时代,「剑侠情缘网络版」是公认的MMO武侠标杆。时至今日,剑侠系列依然活跃在市场一线,陪伴着一代代玩家成长。

从1997年4月30日「剑侠情缘」初代问世,到今天正好过去了25年。所以本期的“大话IP”栏目,就让社社来和大家聊聊单机时代的剑侠故事。

关于西山居和剑侠IP的更多精彩故事点这里:时隔20年,让人猜不透的西山居又回来做单机了

01、国产三剑的诞生,竟源于自我营销

说起来,国产三剑这个概念和“中国前三高校”有点类似,除了雷打不动的仙剑、轩辕剑,第三个总会随着限定条件而变动。「剑侠情缘」、「古剑奇谭」乃至「天地劫:幽城幻剑录」都有入选过三剑。

“国产三剑”有五把,没毛病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首次提出国产三剑这个概念的人,正是西山居的创始人求伯君。当初刚刚问世的「剑侠情缘」还不够有名,所以“三剑”的说法有着比较浓厚的营销味儿。

还好「剑侠情缘」在质量水准方面可圈可点,而且还是中国内地的首款武侠RPG,由此获得了销量与口碑的双丰收。

别看近两年已经有好几款国产游戏销量破100万了,要知道1997年的国内游戏市场盗版猖獗、玩家稀少,「剑侠情缘」能以售价128元卖出2万多份正版,超出了当时圈内所有人的想象。后来求伯君提到这事,还有点后悔没有多备点货,不然「剑侠情缘」销量大概率突破3万。

中国内地的游戏销量纪录,被剑1保持了两年

另外,「剑侠情缘」还立下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功劳,那就是挽回了中国内地市场对国产游戏的信心

在「剑侠情缘」发售的前几天,另一款更受期待的国产游戏「血狮」爆出巨雷:这款在营销炒作下,不断拉高玩家期待的“国产巨作”,实则是个BUG满天飞、完成度极低的劣质品。

「血狮」的游戏画面

当时「血狮」被冠以“国产游戏之耻”的称号,狠狠地伤了玩家的心。而同期发布的「剑侠情缘」凭借扎实的内容和质量,算是给刚刚起步的国产游戏挽回了不少玩家信任。也正是因此,各家媒体和机构毫不吝啬地颁给「剑侠情缘」最佳游戏、最佳音乐等年度奖项。

国产三剑的第三剑名号,也正式在玩家心目中树立起来。

02、猛男天降,铸就经典武侠IP

「剑侠情缘」系列的成功,离不开西山居的多年坚持,而西山居的发展壮大,则离不开那些从天而降的猛男们

比如被称为“剑侠之父”、“西山居三剑客”之一的裘新,当初想毛遂自荐却没有遇到求老板,于是只留下一封没贴邮票的信就离开了。


幸好当时西山居的音乐制作人罗晓音和同事及时看到这封信,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份名叫“独孤九剑”的游戏草案,赶紧奔往码头将裘新追了回来。

如果错过那封信,或许这个世界就会少一个叫剑侠情缘的武侠游戏IP,多一位在成都设计战斗机的科研人员


造飞机还是做游戏,你选哪个?

然而猛男天降的故事,不仅发生「剑侠情缘」初代,这个IP后续的发展同样充满戏剧性。

在「剑侠情缘」准备立项做二代时遇到了技术瓶颈,西山居内部对于剑侠IP的后续发展也非常纠结。

原因是在90年代末,随着「暗黑破坏神」的流行,西山居的开发者们几乎都成为了暗黑的粉丝。于是大家达成了一个共识:「剑侠情缘二」也要做成ARPG


但工作室内部并没有成熟的APRG技术,只能寄希望再出现一个像裘新的猛男,带着自己的技术与方案从天而降——于是王炜出现了。

许愿,然后愿望就实现了

王炜加入西山居,同样是靠的毛遂自荐。

当初雷军在北京进行某场演讲时,听到下面有个年轻人站起来呐喊:“雷总,我想做游戏!我想要去西山居!”

年轻人甚至表示,只要能做游戏,工资开几百块就很满足。这种对游戏理想的热忱,引来全场的掌声欢呼,也让雷军十分感动。

于是,雷军把这位名叫王炜的年轻人安排去做打字软件开发……


几个月后,王炜遇到了正好在北京进修音乐的罗晓音,一边向罗晓音倾诉自己的郁郁不得志,一边展示自己画的画册、写的剧本以及对暗黑类ARPG的技术研究。

这位年轻人的才华,不能说跟「剑侠情缘二」的需求十分对口,只能说严丝合缝。罗晓音马上将他从北京拐回到珠海,解决了困扰西山居许久的ARPG技术问题

武侠版暗黑「剑侠情缘二」终于问世


完成了「剑侠情缘二」后,王炜也“顺便”被中国社科院主办的「程序员」杂志,评选为2000年中国十佳程序经理,成为唯一被选上的游戏程序员

「剑侠情缘二」的横空出世,很快就拿下20万份正版销量。这不仅打破了中国内地市场的游戏销售纪录,也让西山居被广大玩家所熟知。另外游戏的主题曲「纵横江湖」和「天仙子」也授权给了金庸武侠剧「侠客行」,在电视上向更广泛的大众群体播放。


因此,对于当时的西山居和国内单机市场而言,「剑侠情缘二」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如果说「剑侠情缘」初代奠定了这把“国产第三剑”的魂,那么「剑侠情缘二」就是奠定了整个IP系列的形。

在整个团队中,除了牵头开发ARPG引擎的王炜,还有3D技术巨牛的赵青,负责原画的许舒,负责美术协作的沈烽亮等众多新一代成员。

00年初,西山居成员合照

正是「剑侠情缘二」这班人马,为后来的「剑侠情缘外传:月影传说」、「新剑侠情缘」以及「剑侠情缘网络版」奠定为基础,续写剑侠系列的IP故事。

03、贯穿剑侠系列的音乐

剑侠系列从初代问世到今天已走过25年,历代游戏活跃于单机、网游、手游多个时代,也让剑侠玩家细分出不同的群体。

但不管是剑侠单机的老粉,还是手游入坑的新人,都对这个系列的音乐有着一致认同。基本上一提到剑侠系列游戏,玩家们都能轻松哼出两段游戏的主题曲。

为「天仙子」演唱的谢雨欣

放眼国内众多经典游戏,好听的音乐虽然不少,但像剑侠这样风格自成一派、传承了25年的却是独一份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剑侠情缘」就在探索国风音乐与游戏的结合,可以说是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

西山居三剑客之一的罗晓音,在制作初代主题曲「笑问情缘」时,大胆采用了民族乐器加民乐唱法,不仅开了一时风气之先,也成为了后来剑侠系列的标配。「天仙子」、「爱的废墟」、「这一生只为你」等火遍网吧和街头的主题曲,更是将“剑侠系国风音乐”的江湖豪情与侠骨柔情推向了游戏圈外。

97年,罗晓音将音乐会开在了海淀剧院

音乐,对于剑侠来说更像是一个文化符号,一首首动听的旋律将历代剑侠的韵味串联起来,让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剑侠玩家在这里交汇。

尤其令玩家感动的是,在剑侠情缘20周年庆典上,已是秃头大叔的罗晓音牵着从未亮相过的“白梦”出现在玩家面前。

当他们再度唱起那首「笑问情缘」时,岁月像是一面名为“情怀”的镜子,照出了剑侠迷不老了的情缘梦。

25年过去了,「剑侠情缘」将自己铸就为“国产三剑”之一,那些幕后故事和经典音乐也成为了玩家们的情怀标记。

随着国产单机时代的落幕,剑侠系列又在网游市场开始了新的旅程。往后多年,剑侠开启的国产网游输出海外浪潮、国风武侠流行文化等故事,我们就留在下期继续讲吧。

游戏青年社
0
0
热门文章
《蛋仔派对》爆火之后,我看到了国内游戏社区的更高阶形态
游戏陀螺 2023-01-21
从这份2022年度抖音小游戏榜单,我们看到了新的机会
手游那点事 2023-01-21
《鱼灯》“海灯”,《原神》还能给我们什么惊喜
游戏龙虎报 2023-01-21
开年第一天,首款“王炸”级SLG突然出现了!
手游那点事 2023-01-23
25岁的《海贼王》,用游戏献给了“海米”们一首时光旅诗
游民星空 2023-01-25
仅20余人做出的弱买量SLG手游,如何逆袭成今年口碑爆款?
游戏茶馆 2023-01-21
6个提升App store排名的秘诀
秦点科技 2023-01-20
玩家为什么起诉游戏公司?游法解读年度关键词之“用户协议”
游戏日报 2023-01-21
与前辈们“结合”,成就了近年来最好的战棋
游民星空 2023-01-26
面对国服的烂摊子,一群魔兽玩家打算“拯救世界”
游民星空 2023-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