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成立43年,中国家喻户晓的科幻杂志,做起了游戏与剧本杀
游戏茶馆 2022-08-03 09:37:58 关注

/月下

导语

有猫,有茶,有故事。

 

对于老成都人来说,人民南路有着不可替代的份量。这里相当于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南京路。一路望下去,看到的不仅仅是风景与楼宇,而是属于一座城市发展与崛起的记忆。同时,这儿也是全成都可能最喜欢研究“过去”、发现“未来”的地方。

 

很多专业机构与事业单位选择在这里安家,有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西南技术物理研究所等等,而在西南技术物理研究所附近一个不起眼的科协大院里,坐落着中国科幻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机构——四川科幻世界杂志社。

 

 

成立于1979年的科幻世界杂志社是中国科幻世界的领导与推动者,旗下发行的《科幻世界》杂志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杂志。过去这些年,科幻世界杂志社创立银河奖,连载《三体》,举办世界科幻协会年会和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大会,不仅亲自书写着中国科幻的发展历史,也在试图让这些历史与故事变得更加精彩。

 

最近这些年,这个中国科幻领域最老牌同时也是最具影响力的机构开始推行一些新的战略,其中就包括面向文娱产业链的综合开发。作为其中的一部分,主要面向游戏娱乐产业的幻星工作室应运而生,时间是2021年7月份。这一年,正是科幻世界杂志社42周年的诞辰。科幻迷都知道,这是个吉利的数字。

 

 

我在科幻世界杂志社的编辑部见到的幻星工作室的三位成员,他们分别是部门负责人谢栎、社群运营子旋以及内容监制单反,他们带我走过科幻世界杂志社标志性的“时空隧道”,找了个看上去就很不互联网的会议室开始摆龙门阵(聊天,闲谈),一扯就是两个小时。

 

“别看这会议室看着平平无奇,历史是深远的,美苏的宇航员、科学家们都曾在这里落座。”

 

 

01、寒暄与问号

 

在跟幻星的三位同学交流前,在我个人的固有印象里,科幻世界杂志社可能和大部分普通的纸质媒体或者出版社除了内容外没有太大的区别,连载、采集、约稿、发行,做着一个纸媒应该做的事儿。

 

但很快我就发现我全弄错了,因为一开始幻星的同学并没有直接切入正题,而是在那个古老、无数科幻人造访过的会议室点开了一个PPT,并用投影仪投到了大屏上。映入眼帘的科幻世界杂志社的介绍,足足有60页。

 

 

善谈的子旋开始了他的表演,同时在试图告诉我一个核心观点,科幻世界不只是有《科幻世界》杂志。

 

子旋给我举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例子:在成都市中心,有一家非常出名的糕点房“签名饼屋”,大小不到20平的样子。只看外观,你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可能“好吃”的糕点铺子,但这里卖的经典款“拿破仑”却在成都吃货圈享誉盛名,是公认的成都糕点天花板。

 

图源来自大众点评

 

我曾经也多次大老远跑去签名饼屋买“拿破仑”解馋,而签名饼屋的经营方不是别人,正是科幻世界。是的,你很难想象一个卖糕点的铺子能跟科幻世界扯上关系,在我看来这大概是今年遇到的最朋克的事件之一。

 

子旋告诉我,签名饼屋距离科幻世界杂志社的距离约为3.9公里,是外卖能够接受配送的最远距离,从科幻世界杂志社往后走几分钟就得叫跑腿了。这是缘分,也很“科学”。

 

在那之后,幻星的三位朋友还给我分享了有关科幻世界杂志社的很多有趣故事。而随着话题越聊越“偏”,我一遍遍刷新对科幻世界杂志社这个老牌的出版机构的认知。如果要用两个字简单概括的话,我觉得“年轻”是非常合适的。

 

 

过去这40多年时间,科幻世界除了做好本职的科幻出版工作外,也在品牌、文创、版权业务的方面依托科幻世界的IP以及资源储备做了很多横向扩张,这里面有着很多外界可能完全猜想不到的业务模式,也在有意无意见加深了科幻世界与各个领域的联系。

 

 

这其中,幻星工作室就是向这种“年轻化”转变的缩影之一。

 

02、幻星成立之时

 

幻星诞生的背景要归功于这两年大火的线下娱乐模式——剧本杀

 

迟卉老师曾是科幻世界的资深编辑,同时也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科幻作家。从2020年开始,迟卉老师接到了很多剧本杀店家和工作室的邀请,邀请她去撰写相关的剧本杀剧本,这让她感到非常意外。

 

作为职业作家和编辑,迟卉老师自己对这个新兴的娱乐行业了解得不多,所以她让周围认识的作家朋友了解了一下,当然也包括谢栎。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剧本杀对于专业的作家有着很大的需求,而不少年轻的作家也有着想去尝试剧本杀撰写的想法。

 

在搞清楚了这件事儿后,整个科幻世界杂志社开始推进剧本杀的业务工作,核心方向是依托科幻世界所拥有的IP以及作者资源转化为剧本杀产品。谢栎成了实际的负责人,但她一个人的力量显然不够。最重要的,基于传统杂志、媒体方面的背景,谢栎需要有更多人一起来做“游戏”这件前途未知的事儿,这就有了子旋和单反的加入。

 

子旋和单反入社的时间比谢栎要晚一些,单反之前是西南交大幻协的副会长,而子旋也是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幻协成员。我造访科幻世界编辑部的时候幻星正好招了俩实习爱好者,一个是川大幻协的副会长,另一个是成都理工幻协的成员。

 

子旋和单反最初的工作是在杂志社新试水的漫画部门。大名鼎鼎的《赛博朋克2077》想必不需要多做介绍,而科幻世界杂志社引入了《赛博朋克2077》的官方漫画作为漫画领域的试水之作,子旋和单反最初主要就是围绕着《赛博朋克2077》官方漫画出版展开工作。

 

 

游戏官方漫画出版连接了电子游戏与出版行业,两人最初在漫画项目积累了一些经验。顺带一提,四十三年来,科幻世界杂志社引进的游戏相关漫画、小说、设定集等,数量不在少数。

 

科幻世界推出《对马岛之魂》艺术设定集

 

子旋透露道,“虽然之前剧本杀经验并不丰富,但幻星成员都是非常核心的游戏爱好者。谢栎是老魔兽玩家,热衷MMORPG,SLG,steam上《文明6》时长高达2000小时以上,子旋本人是TRPG游戏的忠实粉丝,而单反是铁任吹,黑魂无脑粉。”

 

所以,后来在谢栎找到他俩时,子旋和单反加入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工作室取名叫幻星,这是科幻世界杂志社社猫的名字,一只散养狸花猫,曾因为在破烂的科幻世界杂志社天花板洞孔里钻出头被偶然拍下成为名场面,在社交网络上当过一段时间的“小网红”。

 

“有一段时间,官微每天干的最多的事儿,就是到处去辟谣纠正盗图的人,可辛苦了”。

 

03、剧本、科幻、创作

 

幻星目前已推出一个剧本杀作品——《提托诺斯之谜》,这个剧本改编自科幻作家分形橙子的同名短片科幻小说《提托诺斯之谜》,后者是2020年银河奖最佳短篇小说的获奖作品。

 

 

整个科幻世界杂志社有着海量的科幻IP作品储备,这些年随着版权转化业务的成熟,不少科幻IP在影视、动画、有声小说、电影等领域的版权转化获得了不错的效果,凝聚了科幻世界IP部,策划部同事的心血,而剧本杀亦是其中的一环。

 

但剧本杀有一个与传统小说写作不具备的需求点——Gameplay(玩法)。

 

随着剧本杀产业的迅速发展,整个剧本杀市场对剧本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早期的剧本杀重视文字阅读与概念性的东西,那么这两年的风向就是重参与、重娱乐、重交互,做好剧本杀内“玩法”的往往更容易脱颖而出。

 

科幻类剧本杀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并不多。一来,科幻小说本身离不开科幻概念与设定的背书,这往往是一部科幻作品的精髓;二来,相比其他读物,科幻作品有一些门槛,容易让人感到晦涩。

 

对此,幻星工作室的做法是,在保留基本科学性的情况下去规避一些概念性的东西,加入机制和RPG扮演的要素,让作品整体的感觉更倾向于“一个含有科幻氛围的作品”,而不是“在这个作品上证明某些科学原理”。

 

“不过,尽管有着充分的心理预期,剧本杀版的《提托诺斯之谜》在推进过程中,该踩的坑一个都没少。”谢栎介绍道。

 

起初,负责改编并撰写该剧本的是一位有经验的写手。但事实证明,任何新尝试都可能会遭遇水土不服,好的作者写出来的剧本不一定有剧本杀要求的乐趣与互动。

 

后来,单反干脆把这份工作接了过来。他也不是专业的剧本杀作者,但他多年的游戏经验就是背书。从今年1月份到6月份,《提托诺斯之谜》从最初不到10万字的规划字数,增加到了总文本量19万字的定稿。

 

在这个过程中,幻星工作室邀请了不少剧本杀重度玩家来做测试,其中也包括原著作者分形橙子。

 

“在自己的作品改编之前,橙子也没有玩过剧本杀,被我们请来测试的时候一脸懵逼,全程玩下来只说了个‘不明觉厉’。”单反回忆起之前测试时候的情景,但能得到原著作者的理解与肯定,在他眼中是不可替代的。

 

经过漫长的一次次修改后,《提托诺斯之谜》最终走上了发行日程。工作室成员跑了几次剧本杀展,最后选中了一个能够理解幻星理念的发行方。

 

目前,科幻题材的背景《提托诺斯之谜》已经上架小黑探APP预售。“基于市场的情况,当下的剧本杀行业相对于2021年的盛况,已经收缩了不少,要在渠道上下功夫。这是工作室下一个需要直面的课题了。这里借着茶馆的光,我们欢迎各位来了解剧本本身,对于花了那么久时间和力气修完的剧本,我还是保留了一些不切实际的自信的~”谢栎说。

 

 

在成都最近的一次剧本展会上,幻星现场测试了《提托诺斯之谜》,玩家和剧本杀店家反馈出奇的好,在专业剧本杀网站上的内测反馈也拿到了积极评价,得到了大量剧本杀核心玩家的认可。

 

“将科幻小说IP改编成剧本杀会是一个非常新颖且能够给行业带来活力的方向。”幻星工作室相信这一点,虽然看上去“科幻”并非剧本杀市场目前的热门品类,但代表科幻领域最高成就的雨果奖获奖作品《三体》已经授出不止一个授权,说明市场的反馈无疑是看好这个方向的。

 

04、游戏、产品、文化

 

除了剧本杀外,幻星还有很多在保留科幻基调与专业性的同时与电子游戏合作的动作,比如从2021年开始,依托于《科幻世界》杂志主刊,幻星开始尝试的围绕着游戏产业的访谈。

 

“其实中国的科幻迷里,核心的读者或者说受众群还是在高中以及大学生群体里。像川大的科幻协会,会员加起来就有800人,平时我们和高校搞一场交流活动都是人满为患,他们是真正爱着科幻的一群人。”谢栎讲述了幻星在杂志上发布科幻相关游戏内容的出发点。

 

在谢栎看来,这些年轻人喜欢科幻、喜欢《科幻世界》杂志,本质是对优质科幻理念、思想表达内容的认可。所以,只要是好的科幻题材游戏,或者在内容上愿意积极探索科幻的游戏,都在幻星的采访对象之内。

 

幻星的第一个采访对象是独立游戏《戴森球计划》的开发方重庆柚子猫工作室,这个去年全世界销量、口碑双丰收的国产游戏本就是第32届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科幻游戏奖的获得者,“银河奖”官方称其为“国产科幻游戏的荣光”。

 

 

谢栎专门去重庆拜访了柚子猫,并且与主策划Kat姐聊了一下午。说到这里,躁动的子旋发出了一声哀嚎。

 

“在发售之前,我给《戴森球计划》写过采访稿,但早期我个人并没有get到《戴森球计划》Demo的亮点,而是在极其简化的新手引导中失去了游戏动力,最后在几次纠结后还是不知道怎么写这个稿子,后来我感觉这是我人生的一大污点。”

 

后续,幻星还采访了很多国产优秀的科幻游戏作品,包括索尼中国之星计划支持的《暗影火炬城》,数字天空自主研发的3A科幻动作游戏《PROJECT DT》等;当然,他们的对象也不完全限制于独立游戏,他们也与腾讯的《和平精英》等合作采访过。

 

谈起海外的科幻游戏,谢栎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对《无敌号》游戏的采访。这款游戏由Starward Industry研发,改编自波兰科幻大师莱姆的作品《无敌号》,成员是来自CDPR大作《巫师》的原班人马,是一款主打原子朋克美学的科幻探索游戏。

 

《不是所有地方的一切事物都是为我们而存在的--<科幻世界>对话波兰游戏<无敌号>主创》刊登于《科幻世界》杂志2022年4月刊

 

“去年刚好是莱姆大师的百年诞辰,在波兰驻华大使馆的支持下,《科幻世界》图书部与策划部共同策划了‘中国波兰科幻插画艺术展,展出了穆鲁兹笔下的莱姆怪物图志与中国波兰科幻原画展’两个分区。展览在四川科技馆举行,为期两个月,反响非常热烈。恰逢今年科幻世界要出版莱姆的两本书《太空旅行者的回忆录》与《星际旅行日记》,文化娱乐不分家,因此,对《无敌号》游戏的采访也被打造成了莱姆科幻文化宣传的一部分”。

 

 

在陆续做了一些科幻游戏相关采访后,对于在《科幻世界》杂志上刊登游戏专栏采访这件事,读者整体的支持度与接受度开始提高。如果不出意外,幻星会继续致力于发掘优秀的富含科幻元素的游戏,在游戏专访这条业务线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的联动,他们也欢迎专注科幻的游戏产品来科幻世界杂志社做客。

 

除了以上,幻星平时还没事儿搞搞桌游,经常组织面向科幻迷尤其是高校科幻迷的线下桌游活动。他们与同名科幻电影《沙丘》的官方桌游达成过合作,并于今年3月份在《科幻世界》官方商城上线售卖。

 

剧本杀原创、代理科幻桌游、采访科幻游戏、与科幻游戏厂商联动与合作,幻星工作室成立也就一年多点,但他们竭尽所能将科幻与游戏爱好者链接在一起的愿望,正在有条不紊的实现。

 

结语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在2021年,成都成功申办了2023年第81届世界科幻大会,作为世界最盛大的幻迷活动,成都不仅是第一个成功申办世界科幻大会的中国城市,也是继日本横滨后第二个举办该活动的亚洲城市,其重要性与含金量对于幻迷来说不言而喻。

 

在成都也算半个东道主的科幻世界杂志社作为合作方之一,也全方位将精力投入到了明年世界科幻大会的筹备中。幻星也将在这届大会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幻迷与科幻元素的游戏之间链接。

 

“科幻大会是幻迷们共同玩耍的一个party,游戏是科幻盛会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也希望能有各大游戏关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盛会——欢迎联系我们~”谢栎这么介绍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世界科幻大会就会在成都正式举办了。相信这一届盛会将成为科幻迷,游戏迷,所有人的美好聚会。

 

游戏茶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