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2022:广深成最大受益者,HR攒足了挖“毕业生”的经验
游戏日报 游戏公司 2022-12-06 11:04:31 · 热度999

文/李国旗&张雄

编辑/余生林

不久前还在研究年终汇报的小Y,这两天被通知不用准备了,因为部门被“一锅端”了。

临近年末,裁员仍是游戏行业屡见不鲜的话题,大企业裁人裁项目,小公司直接裁全员。一位行业资深HR曾告诉游戏日报,前些年公司制定阶段性目标时,会把人员扩张作为一个衡量指标,但今年如何有效缩减人员成了他们部门的重要工作。

在2022年结束之前,我们重新来看席卷行业的裁员潮,又会是什么结论呢?

裁员2022:广深成最大受益者,HR攒足了挖“毕业生”的经验

从年头裁到年尾,大家都快“听腻了”

今年2月,农历春节刚刚过完不久,一则“整个上海的游戏行业都在裁员”的消息悄然流传开来,包括莉莉丝、B站、心动在内的多家游戏企业均被提及。不久后,关于莉莉丝砍掉二次元游戏项目《伊甸启示录》的消息传出,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上海地区的异动,打响了游戏行业裁员浪潮的第一枪,往后数月,包括腾讯、网易在内的全国大部分游戏企业,都陆续传出裁员消息,有些被证实,有些则是“不予置评”。

但数据很真实,在《70家上市游戏公司上半年财报》一文中,游戏日报就曾报道部分公开了数据的企业上半年员工数量的变化,例如IGG从3101人缩减到2619人,心动从1270人缩减到1037人,友谊时光从1362人缩减到1208人。

下半年游戏版号审批重启是重大利好,但蔓延行业的寒气并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在才过去不久的11月,游戏行业又陆续传出多起裁员消息,包括莉莉丝裁掉《剑与家园2》整个项目组;叠纸游戏新项目裁员超7成等等。

一句话总结2022年的游戏行业裁员,就是从年头裁到年尾……那些最初能引起从业者议论许久、希望探寻背后细节的消息,也因为太常见只剩了“5分钟热度”。

裁员2022:广深成最大受益者,HR攒足了挖“毕业生”的经验

如今回过头来看,行业疯狂裁员的背后有多个因素影响:

一方面是外部环境,在整体经济发展变缓的前提下,受版号缩紧,大厂收缩布局等客观原因影响,游戏企业资金压力日益变大,一步走错便往往会导致整个公司面临崩盘,比如前不久宣布因为资金问题无期限延期的女性向手游《最后的厂牌》便是典型案例。

另一方面,也在于游戏企业自身的内功修炼不到位。一位从业者告诉游戏日报,前几年游戏行业处于高速发展的红利期,大家几乎都是想尽一切办法“抢人”,现在红利期过去,更考验企业的内功修炼,谁的肌肉更扎实一目了然。

企业裁员的背后,核心人才依旧短缺

其实,外界热议的裁员话题,对于当事人来说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一位今年被裁员后,又入职广州某游戏公司几个月的小L提到:“裁员以后对自己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可以有机会看一下别的企业,不但薪资有涨幅而且工作内容也有比较好的提升,我觉得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机遇,而且裁员还有补偿。”

足额的补偿+短暂的休息机会,让很多遭遇裁员的从业者也看得比较开。

北京某大厂的小T所在的项目组,最近也遭遇了裁员,刚吃完散伙饭的他也表示理解老板的决定,谈到自己以后的安排时,他也只想休息冷静几天再说。至于裁员所带来的恐慌,如今已经很难在他们身上看到。阻碍了找工作进度的,可能疫情因素更重。

当然,游戏行业的大规模裁员,也并不是盲目的进行,正如诸多大厂在推行的“降本增效”一般,在多数企业内部裁员其实等于人才升级。

裁员2022:广深成最大受益者,HR攒足了挖“毕业生”的经验

此前在【高校游戏相关专业】系列报道中,游戏日报曾采访吉比特招聘负责人季新波,他提到过一个现象,那就是不管当前整个行业如何变化,企业对于专业性较强的高级人才,需求一直都十分旺盛。纵观整个游戏行业的裁员潮,也能发现其中一些细节,比如核心人员一直都很稳定,优化出来的往往是一些可替代性比较强的普通员工。

正如二元游戏的CEO贾菲所提到的那样,各家企业的裁员优化,其实也可以看作是对自己公司项目的整体盘点。目前网络上所传出来的,被“一锅端”的项目,比如莉莉丝被砍掉的《剑与家园2》、《伊甸启示录》、《Project Breach》等等,都有一些共性,可能是项目方向不对,或者测试期数据不理想等等。

人才的地区流动,广深成最大受益者

“人才的洗牌和重新分配”是早期行业从另一视角来思考裁员影响时提出的期待,这个观点最终结果如何?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得出部分答案。

负责企业招聘的HR是对于裁员风向、人才流动是最有发言权的,一般在某天突然收到多份同家公司的简历,稍微聊下就知道哪家公司项目又有变动了。

深圳某大厂HR小P表示广州深圳地区游戏人才明显不足,需要异地招聘,这也导致招聘难度直线加大。因为接收其他公司裁员的人员较多,他们内部甚至从长期的磨合经验中,总结出了北京上海等地的哪些大厂的员工会和他们不同的项目组更契合。

同时为了精准找到对应的人才,往往还需要HR主动出击,及时找到被裁员团队的人员进行沟通,为此一路上吃过的瓜也不少,比如近期游戏圈里流传得较广的一张带有莉莉丝、叠纸等大厂裁员的表格,小P发现基本都对得上,可能就是某个友商的HR做的。

从多位HR透露的消息来看,有不少在北京被裁的员工去了外地,例如上海和广州找机会,有从业者对此表示这样的外流并不奇怪,因为主做北美休闲游戏和国内高流水经典游戏的韩服外,北京本身做出海的就少,版号越少,对大多数北京公司越不利。

裁员2022:广深成最大受益者,HR攒足了挖“毕业生”的经验

人在深圳的某大厂HR表示“目前公司异地招聘主要是接收上海那边的人”,而刚毕业的小W则表示“深漂性价比变低后,也在考虑是否去其他二三线城市”。

综合上述情况,可以发现人才的流动主要受到游戏业务方向、不同地区人才需求以及生活发展成本等因素影响,广深可能是这次裁员潮中收益最大的地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大部分招聘来自BOSS、猎聘等平台,但多数HR都表示能力突出的很难在这些地方淘到,所以大量在接受流动人才的公司都在内推渠道上给予了更多支持。

结语

裁员的话题并不会迅速结束,“毕业”也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祝愿每一家企业、每一位游戏从业者,在2023年找到自己更好的发展方向。

游戏日报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