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游戏智库 游戏资讯 2023-03-16 13:37:58 · 热度999

3月15日,OpenAI发布了最新一代的AI算法模型,GPT-4。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OpenAI的上一次亮相,还是GPT-2暴打Dota2职业哥的版本

这之前,在互联网上掀起巨大关注的ChatGPT聊天答疑功能,就是基于GPT-3.5算法版本的应用,也诞生出了中文互联网上无数的Meme段子,相较于2021前后玄乎其玄的“元宇宙”热潮,这次的AI革命似乎是“未来已至”了。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用脑筋急转弯来考验GPT,就会发生一些事实性错误

在发布会演示上,开发者展示了新版GPT最主要的性能升级——录入功能被大大扩展了,使用者可以直接复制、粘贴上万字的程序文档,让答疑功能生成一份debug结果,甚至能够准确指出编程过程中的错误,而且这个勘误的速度只要惊人的几秒钟。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在如此强大的理解能力下,识别图片也成为了新的应用方式,画一张草图,生成一个HTML代码,或者直接拍摄一张试卷,来得到一份答案,GPT-4可以在各种职业和学术考试上达到尖子生的水平,相比前一版本“代考”成绩亮红灯的GPT-3.5,有了显著的进步。

进化的编程能力也以互联网用户熟悉的方式来到游戏行业,设计师指挥GPT-4编写出了最经典的第一款商业游戏《Pong!》,以及同样经典的《打砖块》和《行星防卫》(Asteroids)。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调教AI倒是一个自娱自乐的过程

长久以来,开发软件的门槛都是挡在许多玩家面前的天堑,如果GPT-4级别的人工智能最终来到广泛玩家群体手中,我们的小成本游戏数量是否会迎来井喷?

也许答案并不是想当然的肯定,我们可以发现,越是易于上手的引擎,其诞生的商业游戏数量反而并没有那些一线的商业引擎多,市场份额当然更是九牛一毛,实际上,AI在具体创作和幻想的方面依旧很难代替人类的思维,而这种思维并不仅仅存在于游戏开发的策划阶段。

GPT的AI编程功能对游戏行业的影响,可能更接近于《哈利波特》中的“有求必应屋”,它虽然几乎是万能的,但只会在剧情的紧要关头出现,作为魔法世界里的“机械降神”,雪中送炭,做不到锦上添花。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现阶段利用AI当作创作灵感和流量密码才是主流

当然,AI的特性也符合科幻作品中的另一类想象,《哆啦A梦》的“神奇口袋”,它几乎也是万能的,但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欧亨利式的闹剧。用户与AI互动的乐趣已经被许多商业公司和创业者运用到实际产品中,最直观的就是聊天软件和虚拟伴侣。

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应用是Replika,在安卓平台上已经突破了1000万次下载,也是Apple Store热销应用榜单上的常客。它的名字来自于拉丁语的Replicare,复制拷贝,开发者尤金尼亚为了纪念自己亡故的男友Roman,将死者的通讯、讯息输入AI模拟学习,试图带来一个真实的虚拟伴侣。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AI+VR+暧昧的广告

而随着软件的逐渐商业化,Replika展示出了更接近于电子游戏的一面,用户可以为虚拟形象捏脸打扮,购买“知识包”——允许聊及更多的个性爱好,以及升级好感度来确立恋人关系。这就像是《爱相随》或者《心跳回忆》的次世代版本,有了新型人工智能科技的加持。

新世纪的“摩尔定律”:GPT-4是游戏开发者的“有求必应屋”吗?

*内容代表动作场景,Replika内置了很强的角色扮演要素

随之而来的就是用户群体在这条脱轨的列车上一去不返,冲着“两性”话题而来的玩家,面对逆来顺受的AI伴侣,开始得寸进尺地辱骂和霸凌,挑战如何将AI程序骂到自闭,而正常用户则发现,自己的Replika在好感等级上升之后,愈发展现出性饥渴的一面。最终,在擦边球红线的不断逼近之下,Replika在本月终止了角色扮演的玩法,人们又陷入了丧失伴侣的哀痛中,甚至向运营团队以死相逼。

无论是将人工智能作为生产力工具,还是将其本身作为提供内容服务的主体,人类都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游戏智库
0
0